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卧铺车厢的乘务员与乘客
卧铺车厢的乘务员与乘客

卧铺车厢的乘务员与乘客

我是一名上海至荆门的乘务员,我叫小芹,我已经30多岁了。

  我个子不算高,身材还蛮匀称的吧,反正常年穿制服,可能制服有特殊光环吧?

  就是普通的 制服搭配丝袜,我自己也觉得我的一双腿还是很性感的,我的两条大腿可以说是我身上最性感的部位了吧,浑圆结实,我觉得非常性感。

  我的小腹也还算平坦,腰也比较细,我经常喜欢梳马尾辫,可能马尾会让我看起来比较年轻吧,再配上我可爱的娃娃脸在同事中人缘还不错。

  我对周围的同事都比较好,性格很开朗。

  这个事其实挺巧合的,并不是说我有意要怎么样。

  我的工作总是工作几天然后再休息几天,也没有固定的节假日。

  有一次淡季,而且是大城市开往小城市的班次嘛,硬座车厢内乘客本来就不多,更别说卧铺车厢了。

  我记得那次我们连着的几节卧铺车厢加上乘务员总共也才不到10个人。

  下午的时候我们几个乘务员就聚集在一起随便聊聊闲话打发时间。

  熄灯以后,我这节卧铺车厢总共就只有我一个乘务员加上一个乘客了。

  大概凌晨12点左右吧,我出去打了一壶水,发现我这节车厢就那唯一的一个乘客已经睡着了。

  黑灯瞎火的,而且空荡荡车厢,乘务室也空荡荡的…平时人多不觉得,突然人这么一少,我自己心里还有点怕怕的。

  我就只拿了一个手机,我坐到了那唯一的一个乘客硬卧走道里。

  我不知道是他很警觉还是没睡着或者是我把他吵醒了。

  我感觉他醒了,看了我一眼,又继续睡觉了。

  凌晨12点离火车到站还有12个小时,我打算玩一会手机,然后再回乘务室休息。

  从下午发车到现在9个多小时了,虽然我还不想睡,但是我也很疲惫了。

  我把鞋子脱了,只穿着丝袜的脚踩在他脚旁边。

  天亮的时候我打量过他,看着年纪轻轻,穿着像个程序员,只差个眼镜了…不是说邋遢吧,反正就还挺一般的,随身行李就一个斜挎包,包也憋憋的,看样子也就没什么行李。

  其实硬座那边也没什么人,他完全没必要买卧铺,可能是长途需要休息吧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起来上了个厕所。

  期间跟我一起的乘务员从我这节车厢走过,看见我把脚踩在他床上,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,我把脚放下来让他过去。

  他上厕所回来,把包放在了我脚旁边,过了一会,他头枕着包又睡了。

  一个是他突然调整睡觉的方向,还一个是,说实话,穿了几个小时的鞋,我自己觉得挺不好意思把脚踩在人家头旁边的。

  我把脚收了回来,过了一会,还是踩着床铺比较舒服,我又踩着他的头旁边了。

  他看似睡着随意翻动一下身子,手自然的搭在了我穿着丝袜的脚上了…我一时僵住也没好意思乱动…随后他又挪动了一下身子头直接凑到我脚跟前,依然是一副睡着的样子。

  他的鼻子一呼一吸对着我的脚弄的我痒痒的…我下意识的轻轻的动了动脚。

  我一动,他反应很快的用手捧着我的脚了。

  我脚扭动了一下准备抽开,他用鼻子凑过来使劲的吸气。

  我是傻子也明白他在装睡了,我另一只脚踩了一下他的头,右脚稍稍用力向外抽,同时“嘿”了一声。

  我们都不再有动作也没再说话,僵持了一会,我说他:“你还有这嗜好”

  他笑笑说:“是你把脚先伸过来的,要不然,我也不敢呐”

  我没好气的说:“我还怕熏着你呢”

  他不伦不类的回答:“不敢不敢”

  我说“你接着睡吧”

  他说“你就放这没事的”

  他继续捧着我的脚,继续用鼻子使劲的嗅。

  我瞪了他眼“你还来”我收回腿起身准备离开。

  他急忙说“你别走,要不你坐过来,我俩有个伴,我不来了”

  我白了他一眼,不过我也没离开,我挪到硬卧上靠窗的位置依旧把鞋脱了踩在硬卧上。

  他笑笑说你“你那味道,像毒药似的,上瘾了”

  我没理他,他坐过来,又捧着我的脚“我提提神,不碍你事,不碍事不碍事”

  我没搭理他,他直接把头埋在我两腿之间大腿根部使劲的吸气。

  被他弄的我又痒痒的又尴尬。

  我找借口脱身“我去喝点水”

  他没阻拦我“我也去喝口水,顺便撒个尿”

  被他这么一说,我也有点想撒尿了。

  我去乘务室倒了杯水,给他也倒了一杯。

  然后我去厕所撒了个尿,他在门外等着,我尿完,他也进去撒了个尿。

  我也很默契的在门口等他。

  我们又不约而同的走回他的硬卧。我想化解尴尬同时也有点想脱身。

  我没话找话问他“为什么买卧铺啊”

  他笑道“别躲那么远”

  我笑道“废话,我怕你不老实我不躲你远点”

 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着,但是我还是一拧屁股就坐到他的身边,把鞋一脱,两腿支在卧铺上。

  他也向我这边挪了挪,笑道“我跟你说啊”

  说着,用手把我的裙子掀了上去。

  我笑道:“你看你看你看你”

  他笑道:“你看什么,你不是知道么”

  他笑道:“来,抬抬屁股,把丝袜让我给你褪下去”

  我笑着翻了他一个白眼道:“这是火车,隔壁车厢还有人呢,你注意点”

  他笑道:“屁,都半夜了,谁还不睡觉”

  我笑道:“都睡觉,我也睡觉”

  他笑道:“我让你睡”

  说话同时我的丝袜已经被他脱了下来,他把我的丝袜放在鼻子下面使劲闻了又闻。

  然后他刚才上完厕所根本没拉裤链,直接伸手进去把阴茎掏了出来,然后把我的丝袜套在了他的阴茎上。

  整个过程看得我是目瞪狗呆…

  套完以后,他又把头埋在我两腿之间,隔着内裤使劲闻我刚撒完尿的私处。

  他使劲闻的我黑黑的私处居然分泌了一些体液…我哼道:“你个变态”

  他抬起头,把我搂在怀里,一边和我接吻,一边揉捏我的胸部。

  捏了会胸,他的手又去脱我的内裤。

  我下意识的两手把裙子往上掀起。

  他笑道:“都这样了”

  我笑道:“你耍流氓啊”

  我抬头四处看了看:“有人来了”

  他笑道:“什么时候了,还有人来”

  我笑道:“来逮流氓的,我回去休息了”

  他笑道:“你看你都动情了”说着,把手在我的私处上来回摸了起来。

  他把我搂在怀里,用手摸了一会我的私处,我自己都感觉到我的私处不断地分泌出体液来,他直接把手指插进我的私处里给我手淫起来。

  他另外一只手则把手伸进我的上衣,揉搓起我的两个乳房,我居然被他弄的低声呻吟起来。

  他这样弄了我 一会,翻身起来,伸手就解开自己的腰带,把我的丝袜从他阴茎上取了下来。

  他躺在硬卧上,让我把屁股坐在他脸上,他同时还让我脸对着他的阴茎,他想让我给他口交。

  我极少给男人口交,我怎么可能给他口交。

  他见我雪白滚圆的大屁股对着他,便两手把我的小细腰一抱,低头伸出舌头在我的私处上舔了起来。

  他舔了一会,抬头笑道:“真骚,真骚,你的淫水也出来的太多了”

  我没好气的说:“你个小流氓”

  他笑道:“你不流氓?这可是火车上呀”

  我笑道:“待会来人就把你这流氓给逮住”

  他笑道:“你说的对,但是,来人之前,呵呵”

  我没理他,他继续抱起我的屁股,舔我的私处。

  他又弄了一会,笑着对我说:“我的大吊已经硬的不行了,我想要了”

  我笑道:\\\\\\“我不想要”

  他听了笑道:“你不想要?等一会你就想要了”

  说着他便从卧铺上起来,光着下身,挺着大吊对我说道:“你过来,转过来”

  我听了,懒得理他。

  他把我屁股扭了过去,我两手支着卧铺,他把屁股扶住。

  他把我的裙子掀了上去,露出我的大屁股,一手摸着我的屁股,一手扶着自己的大吊,把大吊在我的阴道口磨了两磨,将粗大的鸡儿从我的阴道口慢慢地插了进去。

  他边往里插边笑道:“好滑呀,你这骚屄超好操的”

  我笑道:“我都结婚多少年了,你一个小毛孩子”

  他听了笑道:“我就是喜欢有女人味的”

  我懒得理他。

  他把鸡儿齐根捅进我的阴道后笑道:“你这下面还挺紧的啊”

  说着,两手搂着我的小细腰,将一根粗大的鸡儿在我的阴道里抽插起来。

  虽然是火车上,但是他依然大幅度地操我,每一下都将鸡儿抽出只剩下龟头,再猛地将大鸡儿齐根操进我的屄里。

  如此反复,下下都干到我的子宫口,把我操得哼哼唧唧。

  他边操我边气喘道:“你的屄真的好紧”

  我低声哼唧道:‘我紧不紧我自己心里没数,要你骗我\'

  他听了道:“真的很紧”说着又使劲干了我子宫口两下。

  他把大鸡儿在我的屄里抽插两下,整根拔了出来,对我道:“我要插进你子宫口里面去”

  他站在我的身後,用手分开我的两片阴唇,把鸡儿插进我的屄里,边往里插边道:“我要射进你子宫里去让你怀上我的孩子”

  说着,他搂着我的腰,晃动屁股,将鸡儿在我的屄里疯狂抽插起来。

  他操了我一会,我低声对他说:“你这插不进去的,小孩的鸡儿才插的进去”

  他笑道:“原来之前有小孩插进去过”

  我边被他操得一耸一耸的边笑道:’别瞎说‘

  他又操了一会,对我说:“瞎不瞎说一会不就知道了”

  说着抽出鸡儿,他的鸡儿上湿漉漉的全是我分泌的体液。

  他这时坐在卧铺上,对我笑道:“来,过来坐在我的腿上,别总是我操你,你自己也活动活动”

  我笑着直起腰,挽起裙子,跨坐在他的大腿上,他扶着鸡儿对准我黑黑的私处,我慢慢地坐了下去,将他的大鸡儿吞屄里,放下裙子,两手搂着他的脖子,把屁股一上一下耸动起来。

  他两手伸进我的上衣,摸着我的两个咪咪,揉搓起来。我微闭着双眼,脸上泛着潮红,把屁股上下使劲地顿挫着。

  他笑问我:“舒服吗?”

  我轻声哼道:“一般般”

  说着话,我正往下一坐,他猛地一挺屁股,粗大的鸡儿扑哧一声,死死地插进我的私处。

  我哎哟一声,低声笑道:“你怎么这么贱”说着,更加使劲地上下顿挫起来。

  他趁我说笑的工夫,将鸡儿顶在我的子宫口上,对我笑道:“你使点劲,把子宫口张开”

  我听了,懒得理他,把他的鸡儿齐根吞进屄里,他把两腿分开些,让我的两腿叉得更开。

  他可不管我哼唧,继续将鸡儿使劲顶我的子宫口,边顶边问我:“怎么样,感觉到了吗”

  我笑道:“感觉到了,还差得远”

  他笑道:“我马上就把鸡儿全捅进你子宫口里去”

  我哼道:“别别,别捅那么深,真的插不进去的,别再捅了”说着,又上下地顿挫,将他的鸡儿吞吞吐吐起来。

  他却把鸡儿在我子宫口外来回抽插起来。两下一使劲,我就兴奋起来,嘴里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:“哎哟,啊,我的粉嫩的小屄”

  他这时把鸡儿一使劲,整根鸡儿全部插进我的阴道里,我嗷了一声,哼道:“畜生”

  他笑道:“来,别停,我们继续操屄”

  我听了道:“贱人,我才不给你操”

  嘴里说着,我把腿抬起来,从他的身上抽出他的大鸡儿。

  其实我今天真的没想怎么样,发展成这样完全就是顺其自然。

  这时他笑着把我推到卧铺边,让我又撅起屁股,把鸡儿往我的阴道里捅了捅,从後面将粗大的鸡儿插进我的阴道里。

  我被他操得大声哼唧起来。

  他轻声道:你的屄真的超好操,操起来太舒服了。

  说着,把手扶在我的腿上,一后退,把他的鸡儿抽了出来。

  边拔出来边笑道:你给我舔舔呗。

  我也不吱声,不理他。

  我被他操得屄里流出大量的淫水,他又重新插进去快速的抽插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。

  我扭头对他说:你慢点操。

  他气喘地问我:你说我的鸡儿怎么样?

  我哼道:很一般。

  他又抽送了一会,把插在我阴道里的鸡儿突然拔了出来,我哼道:你不行了吧。

  他笑道:别急。

  说着把鸡儿重新用力一捅,又插进我的阴道里。

  我哎哟一声道:你把我的屄都插松了。

  他也笑道:你就别装了。

  说着,用鸡儿顶着我的子宫口。

  他笑道:我第一下一插进去,我就知道你这迷死人的极品小屄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。换个姿势坐到我的腿上吧。

  我哼唧着,一点一点地挪过去,慢慢地跨坐在他的腿上。他在下面道:哎,不行,你想把我的宝贝挝折呀!

  我笑道:谁让你不把鸡儿拔出去的。

  他一手搂着我的腰在下面把鸡儿在我的阴道里捅了几下,当再次干到我的子宫口时,他便开始将大鸡儿使劲在我的屄里抽送起来。

  他紧紧地抱着我的小腰,使我不能动,他则在下面向上挺着鸡儿,使劲地在我的屄里抽插着。

  他边在我的屄里抽插边道:你的小骚屄怎么这么紧,把我的鸡儿夹的真舒服,我要使劲地在你的屄里操,行吗?

  说着说着,他突然道:哎哟,你的小骚屄夹死我的大鸡儿了,我有点忍不住了,啊,我要射精了。说着搂着我的小腰将鸡儿在我的小屄里发疯似的操了起来。

  把我操得一耸一耸地低声嗷嗷地叫着:哎哟,哎哟。

  他浑身一抖,死命地将鸡儿在我的屄里抽送,边抽送嘴里边哎呀哎呀地哼着。我只觉得屄里他的鸡儿又胀大了,一股一股的热流射进我的阴道深处。

  我被他的一阵发疯似的抽送,操得也觉得高潮来临,嗷嗷地叫了起来:哦哦。

  说着,我把屁股向下没命地顶了起来,边顶边子宫口一开,阴精狂泄而出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