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跟自己的研究生导师做爱-跟自己的研究生导师做爱
总栏目 > 小说专区 > 老师小说
跟自己的研究生导师做爱 1991年我毕业于某农业大学食品系。毕业那年,89年那场“学潮”的影响还没有结束,大学生工作分配的情况普遍比较糟糕。我也因此没有能够回到我原来生活的城市,被分配到辖属一个县的农技推广站工作。县城不大,晚上也没有几盏路灯。当地流传着一个笑话:划根火柴就能绕县城一圈。呵呵。


  出了城就是庄稼地,可以去散散步什么的,这对我一个从小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来说也算是一件有趣的事情。与我同样命运的还有好几个人,分别在县上不同的部门工作。于是,我们这几个从城里来的大学生自然而然地结成了伙伴。


  最初的日子还算开心,时间也过得飞快。转眼到了第二年,伙伴们一个个通过各种关系又调回城市里去了。眼看着大家一个个的离开,我的心里不免着慌,开始有了一种空落落的感觉。可是我出身于工人家庭,经济条件一般,也没有什么社会关系,想调回城市就成了一件很难的事情。出于无奈,我只好决定报考研究生,这是我唯一的出路!经过一年的努力,93年我又考回了我的母校,学习乳制品加工专业。


  我的硕士导师是个女的,姓张,三十五、六岁的样子,身材高挑,长相不是特别漂亮,但也算中等偏上。开始并没有引起我特别注意,只是对她开朗的性格有一丝好感。倒是我的几个师兄师姐为人热情,待我很不错,大家很是融洽。


  第一学年主要是上课和挣学分,每天忙忙乎乎的。从二年级开始进入了实验选题和实施阶段,不用在上课了,感觉一下子轻松起来。为了选好题目和进行实验室安排,我去找导师商量。导师告诉我,她今年正好联系到一个横向技术合作专案,主要工作在一家较大的乳品厂开展,虽说学术水准有限,但是有合同经费,可以适当增加一些收入,问我愿不愿意做?遇到这样的好事我自然是欣然同意。没想到这一同意,竟引出了一段非同寻常的故事。


  我同意后,很快就在导师的帮助下完成了开题报告,然后随导师下工厂实地考察,设计和安排实验内容。厂方对我们很欢迎,为了方便开展实验工作,特意在厂部行政楼三楼打扫出两间空房安排我们住宿,还买来新的床铺和被褥。这样安排便于我们随时去车间查看情况。另外在厂里大车间的一角安置了一套小型实验装置,并用简易板做成隔墙与车间的正常工序分开,并做成了一间小的无菌室,用于实验和常规检测。


  其实,刚开始我和导师之间也没有什么,并且为了加快实验进度,每日的工作都超过8个小时。我们在厂里除了实验工作以外,也没什么别的事儿可做,所以经常在晚饭后还进车间加班。晚上,除了有几个值班工人偶尔来巡视一圈外,大多数时间,诺大的车间只有我和导师在一起工作,一边干活一边唠唠家常,关系也随接触的密切日益亲近,后来几乎是无话不谈,还开开玩笑。这时我才知道,我的导师是辽宁人,几年前离婚自己带着一个小孩。在我考入学校的前一年和本校另一位老师结婚,婚后不久丈夫就遇到一个出国机会,去了新加坡。小孩5岁了,暂时在辽宁老家随外公外婆住,准备明年接回来上小学。


  在厂里,所有的活儿导师总是和我一起干。有时候遇到一些脏活累活时,我说:张老师,你歇著吧,我是男的我来干。这时候她总是说:呵呵,别忘了我身体好着呢,得过好几次全校羽毛球冠军呢!于是师生间其乐融融,感觉到在这个陌生的厂里我们就是亲人了。


  有一次在无菌间里干活,我和导师都累的满头大汗,休息时导师拿出一个苹果,可是没有水果刀,就说我们一人一口凑合著吃吧。她刚把苹果咬到嘴里,一台恒温培养箱不知怎么的冒出了一丝火苗,顾不得放下苹果我们就赶紧灭火。灭完火,我们俩满手都很脏,但苹果还咬在导师的嘴里,她示意我用口去接。于是我咬住苹果,她先吃一口,再用口接住,我吃一口……,就这样我们吃完了那个苹果。吃完后,我们彼此都不觉会心地笑了。这时我看到导师微微有些脸红,她笑着说:我可是第一回这样吃苹果呢。我听了心里也有一些异样的感觉。往后的日子我和导师之间不觉更加亲近,在工作稍闲的时候,我们还出厂去外边一起吃火锅、或者去卡厅唱唱歌。


  记得在一次在菌种筛选实验中,工作量比较大。我和导师在无菌间里相互配合,坐在同一个超净台上工作。超净台空间狭小,操作中不免相互耳并腮摩。直到做完工作,我们隔着口罩对视,一时间竟无语……,终于相互拥抱在一起。


  当时我心跳很快,也能感觉到导师咚咚的心跳声。摘去口罩,我和导师双唇吻在了一起。我隔着衣服抚摸导师,导师没有阻止,后来我的手进入了她的衣服里,抚摸她的腰部、腹部、背部,最后终于大著胆摸到了导师的乳房。这时,导师轻轻地呼了口气,双唇离开我,头向后仰。我便一边抚摸,一边亲吻导师的颈部,双手感觉到导师的身体微微颤抖,导师也忍不住拉开我的拉链,抚摸了一下我的小弟弟。我很激动,转过导师的身体让她反身坐在我的腿上,我紧紧贴著导师的背部,双手不断抚摸。这可是我第一次抚摸女人啊,我感觉到自己也开始有些颤抖了。直到我试图把一只手从导师的腹部伸入她的裤中,导师才紧张地阻止,隔着裤子抓住我的手。最终我没有摸到导师的私处,但是摸到了毛,很柔软。


  当天晚上我们吃完饭后就各自回房,没有加班。很晚了,我发现导师的房间还亮着灯光,于是去敲她的房门。那晚我们在一起说了很多话,从生活到工作、到人生、到小时候的经历,有感慨事情也有开心的事情,但是什么也没有做。


  第二天实验筛选的菌种需要转接,但毕竟比前一天的工作轻松一些。在这个世外桃源般的秘密空间里,我抱着导师坐在我双腿上,看着导师转接菌种,我则轻轻地抱着导师的腰用嘴向导师的衣服里吹热气。导师一边转接菌种,一边轻声地笑。而我的小弟弟这时也变得不安分起来,在导师的屁股下面硬硬地想站起来。今天我可爱的导师比昨天放开多了,还不时扭扭屁股附和一下,使我愈发变得兴奋不安。


  导师接完菌种后身体向我靠了过来,我便毫不犹豫地紧紧抱住导师进行抚摸。这次,导师没有拒绝我,我抚摸了导师所有的地方,直到导师开始娇声喘气,身体也有些扭动,还把手伸到屁股下抓住我的小弟弟。我掀起导师的白色实验大褂,试图褪下导师的裙子,没想到导师竟抬起屁股很配合。我看着导师白净圆润的大腿,一时不能自控,小弟弟也昂头挺胸地寻找它该去的地方。


  对我来说毕竟是初次云雨,摸索半天也不知所措。导师这时站起来转过身,撩起裙裾面对面地骑在我的双腿之上,亲了亲我的脑门,然后她用手帮助我的小弟弟进入。在那一瞬间,哦,感觉舒服极了。温暖柔软的肉包裹着我的小弟,如同进入了温柔的云端。


  导师看我样子,知道我是初尝云雨,她仰身靠在工作台上,双手支撑着我的膝盖,涌动着胯部一上一下的开始运动。我的小弟弟在导师柔软的身体里愈发坚硬,后来是一阵冲动,终于像打开的闸门喷涌而出,然后渐渐软了下来。导师这时红著脸问我:舒服吗?我还能怎样回答,自然是舒服极了。然后我们用无菌室里的卫生棉秋各自擦了擦,又紧紧地拥抱了一会儿。


  下午上班时导师没有从房间里出来,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。我自己一个人去车间检查了所有的设备和样品并记录了资料。晚上我去叫导师吃饭,导师在房间门口弹了一下我的脑门说:今天大姐请你出去好好吃一顿。


  赫,导师什么时候变成大姐了!不过在我听来,心里还是美滋滋的。于是我说:为什么要请,应该是我请你才对呀。导师笑着说:小坏蛋,你今天辛苦了呀。
【完】

友情链接:超碰91自拍国产自拍_自拍偷窥国产自拍专区
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网站地图